圈地自萌 不做打扰

清理视频的时候翻出来的

这段应该算是官方糖了吧( ̄y▽ ̄)~*

+

【北西】初雪

北淼睡醒的时候,身边是空的,而且早已没了温度。随便胡噜了一把头发,掀开被子下床,穿鞋走出卧室,一开门就看到了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前的人。
北淼也没出声,默默地走到他旁边,这才发现,窗外的世界已是铺天盖地的白,银装素裹实为不过。天空阴沉沉的,空中还在飘着雪花。
“下雪了。”西钊说。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,嘴角却微微上扬,眉眼间都带了些喜悦。北淼知道,西钊现在很高兴。
“嗯。”他们都不是善于表达的人,西钊不是,北淼也不是。他们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大大方方的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,他们只愿意分享自己的快乐,其余的难过苦痛更愿意自己默默扛着。宁愿自己难受也不给别人添麻烦,说的大概就是他们了。但通过对方的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...

+

情敌哥哥今天28岁啦~生日快乐呀~~

其实对凯文的称呼好像也挺多的吧,不过我好像特别喜欢“情敌哥哥”这个称呼,又是敌人又是情人的,简直又爱又恨😂

不管怎么说,怎么称呼,双k好兄弟也好,怎么样都好,最重要的是他们开心就好,不过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啊

嗯......

一定会的

+

愿逝者安息,生者平安幸福,一切都好

+

好久不见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+

师爷x东哥

师爷x东哥,捎带着点堂良,还有那么一丢丢贤梅

“你说我是起是不起?”
“时候不早了你就起吧。”
“哎,我媳妇儿说了。”
“怎么说的?”
“时候不早了你就起来吧。”
“不是,你....你,这话谁说的?”
“我媳妇儿说的。”
“你媳妇儿说的怎么跟我说的一样啊?”
“巧了,寸劲儿。”
………

随着一声“去你的吧”,二人鞠躬下台。在后台换衣服的时候,师爷从镜子里看着正在解扣子的东哥,轻声说了句,“你不就是我媳妇儿嘛。”
“什么?”东哥听到声音但没听清内容,也没转头,低头继续解着大褂上的盘扣。
“没什么,一会儿吃饭去?”
“算了,你们去吧,我不吃了。”
“真减肥啊?”
“嗯。你看九良越来越瘦,都有肌肉了,我也不能输给师弟啊。”...

+

没人萌这对吗,我觉得挺可爱的,身高差多萌啊(๑´∀`๑)

170812 南京晚场 珍珠衫

p1 是微博上偷的,不妥删
p2 么么哒
p3 没地坐直接坐腿上
p4-5 师爷大方的坐姿,东哥说“夫人你露点了”,师爷说“还是你观察的仔细”(应该是这样说的)然后调整坐姿
p6-8 师爷太大一只站起来完全把东哥挡住了
p9 前一句说什么我没听清,指着东哥说“昨晚上跪搓板你都忘了!”(应该是这么说的)
p10 师爷唱缺氧了东哥赶紧过去拉

实在不会描述😂

这么可爱真的没人萌吗??

其实我想下手但是不敢😂

年初的时候我试着写过堂良,但是实在不怎么样就给删了,再加上我听说有蒸煮哥哥也玩乐乎,就更...

+

【北西】晚安吻

“喂。”
“喂。”
“今天晚上我要加班,不会回去太早,晚饭就不用等我了。”
“又加班?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“抱歉,我……”
“没事儿,大老板当然要忙了。别到太晚,早点回来。”
“嗯,知道了……你也早点休息,不用等我。”
“嗯……没事的话就挂了吧。”
“好,再见。”
“再见。”

挂了电话,西钊坐在餐桌前,面对着一桌子菜叹了口气。草草吃了晚饭,收拾了碗筷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是无聊的偶像剧,但心思好像不在这儿,也没看进去多少。拿了衣服去了浴室。虽然没什么心思,但是有些洁癖的他就算再累也要先洗澡,简单的冲一下也好,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。洗完澡躺在床上看了会儿手机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但是并不安稳,睡得很浅。
也不知过了多...

+

【北西】奇妙的爱情

人生中第一篇北西,很短小

爱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。

它能让两个性格完全不合的人走到一起。
它能让一个正直的,嫉恶如仇的大少爷接受一个从黑暗中走出来的男人。
它能让一个自小生活在黑暗中,表面温柔,但骨子里充满傲气的男人放下尊严,心甘情愿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下,享受欢愉。
它能让一段形同水火的关系逐渐缓和,直至同床共枕,水乳交融。
………

“看什么呢?”
“哦,没什么,小说而已。”西钊放下手机,安心的靠在身后人的怀里。
“现在的小说有什么好看的,无非就是霸道总裁啊,灰姑娘逆袭啊,穿越什么的,一点儿看头都没有。”北淼把头枕在西钊肩上,吐槽道。西钊闻言,无奈的摇摇头:“那是你没看进去,看进去就不会这么觉得了。”
“...

+

【明箭】雨天的 情趣

其实吧,题目跟正文....好像没有多大关系。。。
一开始挺正经的,但是好像越往后越水。。。
本来想写一个嗨嗨皮皮的结尾的,But,写着写着就跑偏了😂

“唔......老龚,老龚?”陈善明下意识的摸向身旁的位置,却是摸了个空。立刻精神起来,睡意全无,坐在床上环顾四周,一片昏暗。面对昏暗,陈善明冷静了下来,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,点亮屏幕看了眼时间,早上七点四十二分。还不到八点,龚箭去哪了?
正在思考龚箭的去向,忽然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。循着声音,陈善明下了床,连拖鞋也没有穿,不紧不慢的走向阳台,拉开遮住光线的天蓝色窗帘,卧室内一下子亮了许多,但也没有很亮。
窗外下着大雨,陈善明所听到的声音便是雨点重重砸在...

+

【霆宇】啊呀,耳朵!

“那一天多美丽的际遇,突如其来幸福的降临,Lucky~几十亿人中我遇到你……”
陈霆正在看文件,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抬眼一看,是姜希宇。陈霆有些奇怪,他这个时间在工作,姜希宇是知道的,因为怕打扰到他一般不给他打电话的,今天怎么打来了。
“喂,希宇。”
“阿霆,阿霆……”接通电话,入耳的是姜希宇带着哭腔的声音,哽咽的叫着他的名字。
“希宇,怎么了?”陈霆一听顿时急了,立刻放下手里的文件拿起外套就往外走,“希宇别急,我马上回来。”
“阿祥!我有点急事公司交给你了!”
“喂!喂!”阿祥还没说完陈霆就已经没了身影,从窗户往楼下看,刚好看到陈霆的车开出公司。“唉,肯定是小天使有事了呗。”

“希宇!希宇!”陈...

+

【越苏】师兄,不许再喝酒了

我觉得有必要事先说明一下,免得死的比较惨-_-||

①我没看过剧没玩过游戏,对于影视剧综艺之类的也没有什么兴趣,所以也没有特别去补,基本都是从别的文里看来的,也有一些百度来的。
②我把握不好人物性格,但又手痒,OOC肯定在所难免,只希望没有特别严重,不足之处请多原谅
<(_ _)>

“屠苏,三年期限已到,你为何还不归来?”陵越负手立在山门前,目光远眺。似是在看景,可身后的芙蕖知道,他的大师兄在等一个人,在等他最重要之人。上前一步,轻轻开口:
“大师兄,屠苏他.....已经不在了。”犹豫许久,还是残忍的说出了事实。她知道她注定无法让他倾心,他的心里只有一人,而那人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“他...

+

【霆峰】

脑洞来源于一张图片,据说🐱最近想演孕妇。。。

“William!我怀孕了!”
“神马?!”陈伟霆一进门,李易峰就挺着个大肚子跳到他面前,灿烂的给了他一个“惊喜”。
“William哥,我怀孕了!”^o^
“峰峰你这是........”陈伟霆带着一脸惊讶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他的肚子,却异常的柔软。又戳了戳,好像不对啊。拿开李易峰放在肚子上的手,一下掀起他的T恤,一个猴子抱枕露了出来。
“嘿嘿嘿,欢迎回家,William哥工作辛苦了^_^”李易峰见被拆穿,嘻嘻哈哈的准备遮过去,身体却突然腾空而起,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“啊!你要干什么?”
“让你怀孕。”陈伟霆打横抱起他,淡定的走向卧室。
“啊啊啊William...

+

【越苏】师兄,我们成亲吧

第一次写越苏,OOC肯定是有的,请见谅~

“一拜天地!二拜高堂!夫夫对拜!送入洞房!”
大堂中央站立着身着相同款式的喜袍的两位新人,小师妹芙蕖擅自的改了主持词,惹得一旁观礼的众人一阵偷笑,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紫胤真人此刻也面带笑意的自己的两个徒儿。少恭看着高兴的爱人,不禁偷偷握住了那人的手,紫胤感受到突然传来的温暖,反手回握住了热源。
而这次婚礼的主角陵越也是面带春风,紧紧牵着宝贝师弟的手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洞房。因着两人都是男子,所以便免去了凤冠霞帔等繁琐的新娘服以及一些繁文缛节,皆是身着男式喜服。
陵越看着面前的屠苏,不免有些激动,心心念念的宝贝师弟终于是自己的了。而百里屠苏的心里也是同样不能平复...

+

“易峰,我们分手吧。”

啪——
清脆的声音响起,地上多了一片玻璃碎片。

“为什么?”李易峰也不顾被烫到的手,也没有动,只是低着头,轻声询问。

“我厌倦了,不想再过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了。”陈伟霆靠在沙发上,闭着眼,揉了揉眉心,一脸倦意的说。

“好,明天我就走。”李易峰坐在离陈伟霆不远的沙发上,语气平淡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陈伟霆想去看他的表情,可是他一直低着头,垂落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脸。陈伟霆也不再去看,淡淡的开口:“我明天回香港,这是你家。”

李易峰顿了一下,继而苦笑,对啊,这是我家,我为什么要走。

第二天早上,李易峰依旧早早起床做了两人的早餐,只不过,这是最后一次。

陈伟霆出来的时候李...

+

最近被明箭萌的不要不要的,简直爱死这对了O(≧▽≦)O 奈何写不出好的文字,只能做两张图片,奈何图片也做不好😭只能凑合看了(╥_╥)

+

【明箭】告白

“老龚,老龚。”晚上训练结束,龚箭正要回宿舍,突然听到有人叫他,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陈善明。

“善明啊,怎么了?”

“那个,老龚啊,五号有没有让你去相亲啊?”陈善明追上来很不自然的问。

龚箭那么细心的人自然是发现了他的不自然:“干嘛?被五号传染啦?那么急着我结婚?”

“不…不是,我不是那意思……”陈善明急着解释,却被龚箭打断。

“行了,我知道,你呢?五号没让你去相亲?”龚箭把球又踢了回去,笑眯眯的问。

陈善明看着龚箭的笑,瞬间失了神。“有啊,唉~五号怎么那么喜欢当红娘啊。”

“行了,别叹气了,五号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也都是为了咱们好。”龚箭劝道。

“我知道,就是……哎,对了,...

+

【恩豪】做饭

      恩豪搬家了,为了庆祝乔迁之喜,两人决定自己买菜做一桌好吃的。

      从超市回来,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就钻进了厨房开始忙话,准备做一桌美味佳肴。实际上,只有耘豪在做菜,铭恩在一旁打下手。
      张铭恩靠在冰箱上看着耘豪忙来忙去的身影,心里一阵感动,要是一辈子都这样该有多好。
    “喂,想什么呢这么入神!叫你都没听见!”耘豪见铭恩半天不动,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,但是并没有用力,他可舍不得打他。
  ...

+

歌词和视频内容太配了,差点以为就是原剧片尾曲

第一次追这么长时间的电视剧,和柯南一样,都是从小追到大的,在我心里元芳和大人真的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

【神探狄仁杰】天行九歌——家国天下狄芳情

+

【恩豪】生病

     感觉这已经是一个小短篇了,本来想写豪恩的,结果写着写着就写成恩豪了,感觉有些弱化小哥哥了,不要介意,如果不喜欢可以不看,也可以轻点打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 胡耘豪生病了。
     早上,张铭恩因为今天有工作所以比胡耘豪先醒,起来  洗漱以后叫胡耘豪起床。“皮皮,皮皮,起来了。”
     胡耘豪没有反应,张铭恩又叫了一遍:“皮皮,起...

+

【豪恩】恐怖片

私设奶恩怕鬼
剧情纯虚构,圈地自萌,切勿上升哦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天晚上,豪恩家
     “皮皮,皮皮!”张铭恩兴冲冲的跑向胡耘豪,被胡耘豪接住一把搂在怀里。
     “说了多少次了,不许叫皮皮,没大没小的,叫哥!”胡耘豪揉着怀里小孩儿的头发,语气里带着些许责备,眼睛里满是宠溺。
     “哥~”张铭恩甜甜的叫了一声,胡耘豪被这一声“哥”甜到了心里,在小孩儿脸上轻轻落下一吻,“怎么了?”
 ...

+

© 糖与良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